互联网发展真的促进国内消费升级了吗?


    香港《南华早报》最近报道,英国“经济学人智库”11月2日发表报告称,2030年,大约35%的中国人口的年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1万美元以上,而当前,这种收入水平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10%。

      这份报告让人眼前一亮的不是我们中产阶级的人口总数,关键是这报告中的另外一组数字说:2030年如果我国的中产阶级年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1万美元以上,也就是说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总量将会是4-5万亿美元。

      这个数字看起来,即使是中国经济总量名列世界第二的今天,我们的消费能力和未来发展潜力,仍然是让人吃惊的巨大。我们消费力的确是在增长,而且潜力无穷。看看16年出现的国人消费热点,经常是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等国都纷纷出台或者考虑对中国人在当地买房限购或者加税新闻,比起几年前大陆游客挤破法国老佛爷百货大门去买名牌包包,中国人全球买房产买地的固定资产投资,显然也升了N多级别。

      但是,让国人困惑的是,为什么反观国内,大家还是每天纠缠着淘宝上的各种假冒伪劣产品,各种有害食品,还是呼吸着愈发严重的雾霾,整个生活品质都没有保障。

      更为荒谬的是,一旦说到高品质的消费,哪怕源头是中国制造,好像也要到国外去找。就像吴晓波在微信公众号过了10万阅读量的一篇文章所写的,大家去日本千里迢迢的把在中国制造的马桶盖给背回来。一边可叹国人对消费品质升级的追求是多么的执着和不辞辛苦;一边摇头叹息我们国内的消费环境,怎么就不能容下这么强劲的消费力。

      问题来了,让人困惑的是,我们国内的消费到底升级了没有,我们轰轰烈烈的互联网电商到底对国内的消费升级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最近白岩松发表的互联网三问,可能对这个问题的观察有些帮助。

      白岩松的这三个问题是:1、如果互联网只是使富人变得更富,而穷人只是在淘宝上买一些便宜的东西,请问互联网有什么意义?2、如果互联网只是使大城市变得更便捷,人人向往,房价变得更高,而小城市只是在互联网上打打电子游戏,请问互联网有什么意义?3、如果互联网只是使城市生活变得更美好,却让我们的农村依然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还要靠天吃饭,请问互联网有什么意义?

      虽然表述并不完整,虽然互联网是对时代创新发展的巨大推动和不可逆转毋容置疑,白岩松的提问,得以直击以互联网电商为主导的中国上个互联网十年,带来的BAT格局中的弊端和短板。

      一方面,互联网电商改变了中国商业和制造业的版图,全世界包括美国,都没有中国来的这么剧烈,来的惊天动地。电商平台以互联网技术的巨大优势,整合了线上资源和流量,向商家和制造业无限次循环收取海量的流量费用和广告费用,在零和游戏的逻辑下,势必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了实体店铺和商业的流量和业务。一方面,互联网电商平台日趋集中,刚刚过去的双十一,淘宝的交易量达到了惊人的1200多亿。在万众惊叹巨大数字的同时,必须看到,电商平台带来的交易成本递减,以及零边际成本效应,正在迅速地,不可逆转的造成市场对企业的替代,极大的削弱了制造业的议价能力和利润空间。被平台过度抽血,造成了制造业怠于研发升级和产品升级,或者有心无力。制造业海外面临着全球经济总量下行,对内面临着平台电商价格控制和流量控制,雪上加霜。

      商业模式是头永远也喂不饱的嗜血怪兽,不能指望电商平台的自我约束和革命。考察实质,这其实是行业和市场的自我进化和洗牌,只不过这一次借用了互联网技术的巨大威力,速度极快,影响极广,无需大惊小怪,无需道德审判。如果电商平台走到了垄断价格,滥用市场地位,压制公平,走到了不受约束,自然会有法律层面厘清和约束边界。应该是市场的归市场,法律的归法律。但是,有一点是需要明确指出的,互联网平台电商对传统商业和制造业的全面胜利,并没有帮助到国内的消费升级。互联网平台电商销售数字是市场占有率,是对传统商业的杀伤率统计,不是消费升级,不应混淆视听。这是个零和游戏。用低价作为聚合流量主要卖点的电商平台商业逻辑中,没有“更高品质,更高价格”的生存空间。双十一狂潮中,最大的赢家只是平台,商家和制造行业都是拼时间,拼库存和快递资源,拼的结果是亏损。根据复旦大学经济系华民教授的研究数据,从最近几年的宏观统计数据来看,全社会消费总量随着经济增长而增长,但并未与平台电商的发展而同步增长。换句话说,回顾过去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单就消费升级而言,我国的互联网平台电商并没有为此做出什么大的贡献。

      那么,是不是互联网创新不能推进我国的消费升级哪?恰恰相反。春江水暖鸭先知,先知先觉的互联网行业精英2016年下半年开始调整。华为再派两千名专家出海,深入战场一线;美团王兴撰文号召互联网人,为下半场加产业调整船身;腾讯微信小程序登场,为产业打造降低技术门槛和成本,都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大家都纷纷指明一个方向:互联网下个十年,应该是和产业密切结合,从简单的争夺蛋糕,深入到做大蛋糕。互联网不是一个闯进瓷器店的莽撞大象,更应该是一个默默耕耘的行业服务者。

      伴随着十八届六中全会的成功召开,伴随着城乡二元化局面的打破,2016年注定是中国历史发展长河中孕育着巨大希望的一年,一个重要历史节点。更多的互联网人应该看到,不出黑天鹅的话,2017年将会是互联网全面与农业行业密切结合的大年。

      从全国范围来看,我们在农村还有六到七亿农民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互联网服务;我们的农产品流通上行是多年的痼疾,需要重新审视传统电商格局中只重卖货下乡,不重农产品上行的弊端,在农产品供给侧改革中,努力实现农产品上行的突破;我国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政策被中央深改小组定义为我国农村土地制度又一次的重大改革,土地流转和农庄农产品的标准化,品牌化,都需要互联网工具和平台;2020年之前,我们还面临着1亿农村人口城市化的任务,他们的吃穿住行,教育养老都需要互联网服务。

      供给侧改革必然需要经济调结构,需要改进和深化我们的互联网模式创新,需要我们互联网人敢于直面目前互联网行业发展的短板,努力渗透和服务产业,尤其是大规模城乡融合趋势下的,用互联网服务第一第二三产业的融合。和产业的密切结合的互联网服务,将不再是简单的零和游戏,不再是一个亿赌博的口水仗,和产业的密切结合,势必会为国内的消费升级做出巨大贡献。

      换言之,互联网本就生于创新和荒芜,失去创新和开拓能力的互联网,还能是互联网吗!深深扎根产业,下一个中国互联网十年可以预见的会更加波澜壮阔。

      (作者景岗是农业互联网先行者,社员网CEO)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50471号-1  |  Copyright © 2014-2015 sheyuan.com 社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