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阿里模式解决不了农业互联网本质需求


国家商务部部长助理王炳南今年初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农村电商发展概况时表示,目前我国涉农网站共有3万多家,其中电子商务网站3000多家。尽管涉农电商数量高达数万家,农业电商亦是各大互联网巨头竞相争夺的战场,但中国农业互联网之路到底该如何走?农业互联网的真正内涵又是什么?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农业互联网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腾讯记者独家专访农业互联网的标杆企业---社员网CEO景岗,就相关问题一一道来。

随着电子商务在农业领域的发展,“互联网+农业”确实已站在时代的风口。诸多互联网巨头也争相下乡“跑马圈地”,与各地政府纷纷签订相关协议,期望以互联网之力推动当地经济发展。但景岗认为,“互联网+农业”,或者说农业互联网,绝不仅仅是发展农村电商,而传统农业电商也绝非农业互联网,更无法契合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尤其是在农业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难以实现农业经济发展模式的升级换代和转型。

业内有识之士也指出,互联网与农业的“联姻”,也远非开个网上土特产商店、通过网络下单购买那般简单。真正的农业互联网,是以互联网的思维对农业的产业形态进行革命性地改革和创新,从而实现农业经济发展模式的升级。中国农业互联网,需要进入2.0时代。农业互联网其实正面临着一次重大的产业升级历史机遇。

据报道,日前,农业部与阿里巴巴在苏州签署了农业电商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信息进村入户工程、农业电子商务、电商扶贫、电商培训等方面达成合作。这也是农业部与电商企业首次“牵手”。

对此,景岗认为,首先需要厘清的是,农业或农产品电商、生鲜电商不等于农业互联网,更不是农业互联网2.0。农业互联网2.0也不是阿里+淘宝+京东+其他农业网购等表现形式,这些,显然也不能作为农业互联网2.0的内涵。

景岗认为,需要对农业互联网2.0的定义、内涵和外延作出明确阐释。而实现农业互联网2.0的过程中,诸多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又互相缠绕着,各界对农业互联网2.0也存在着认识上的普遍误区,对于农业互联网2.0 将为中国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巨大变革,也众说纷纭。等等这样一些既涉及理论深层次、又兼具实操层面的重大问题,需要中央农业决策高层、涉农智库机构,甚至全社会都需要认真和深入思考的。

以下是腾讯财经与社员网CEO景岗的对话实录。

138550938.jpg

腾讯财经:您提出了农业互联网亟需迈入2.0时代的论述,那么,如何定义、描述农业互联网2.0的特点、本质等关键要素?

景岗:农业互联网的2.0是针对前一阶段的互联网1.0阶段提出来的。农业互联网2.0不等于农业电商,农业电商不等于生鲜电商。我们说范围的更准确一点的话,农业互联网2.0也不包括传统的电商平台,如阿里和京东。之所以把他们排除在外,一方面是他们的农村策略,无论叫什么,村淘还是淘宝农村合伙人,京东无人机送货等等,都是传统电商平台逻辑,在农村地区的自然延展,虽然在农村实践了很多年,逐个县拉着县政府开动员大会,创新突破不大;另外一方面,我们说的农业互联网,是专门定位在农业行业,主要服务三农的互联网企业。这里之所以用农业的行业属性划分农业互联网范畴,是因为我国农业的强烈特殊性,城乡二元化划分,明显有别于第二第三产业。

按照互联网2.0完整业态包括的领域,结合本行业的特点,农业互联网应该包括:农业电商,农资电商,农业技术服务,农业信息服务,农业土地流转服务,农业物流服务,农业第三方专业公司服务,农业大数据,农业金融,农业企业级服务平台,农业物联网和追溯体系,农业创业公司孵化服务。其他互联网早在城市中成为主要业态的,比如BAT或者游戏或者社交或者支付,都是围绕着人和人性为基本需求,基本可以忽略掉人的行业社会属性,也不属于我们讨论的农业互联网范畴。

对应上述主要农业互联网业态,梳理目前市场主体,还不能看不到完全的一一对应关系。假以时日,也就是五年内,上述业态都会出现。当然,农业互联网也有自己独特的业态,如土地流转互联网服务,土地物联网服务,是城市互联网企业所没有的,这个显而易见。

腾讯财经:一些互联网巨头如京东、阿里等纷纷“跑马圈地”,进入农业领域;还有现在都市人比较喜欢的生鲜水果电商,坐巨家中,遍享美味。这些算是农业互联网模式么?

景岗:农业互联网不等于农业电商,农业电商不等于生鲜电商。我们说范围的更准确一点的话,农业互联网也不包括传统的电商平台,如阿里和京东。之所以把他们排除在外,一方面是他们的农村策略,创新突破不大;另一方面,我们说的农业互联网,是专门定位在农业行业,主要服务三农的互联网企业。这里之所以用农业的行业属性划分农业互联网范畴,是因为我国农业具有强烈的特殊性,城乡二元化划分,明显有别于第二第三产业。

农业互联网需要正本清源,我们还是要看看农业互联网2.0,是不是能够捕捉到农业行业新变化,是不是能够解决现阶段以及未来我国农业领域所存在的那些问题。

腾讯财经:从您的观察研究来看,近些年来我国农业互联网领域发生了哪些值得深度思考的新变化?这些变化又有着哪些内在的经济逻辑?

景岗: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新农人+农庄模式大量涌现。一方面,大量的80.90后从农村出来后,不再回归传统的土地收割,而是诸如“褚橙”模式。褚时健虽然不是80后,但其模式完全是最为时尚、新潮,且契合当下新农人创业特性的。这些新农人的农庄普遍有一些共性:经历过城市生活,了解城市对绿色农产品的需求;会利用电商和快递手段销售。新农人的数量,没有权威统计,保守估计,全国农庄有500万左右。

其次,新型特色小镇的大量涌现将弥合城市和农村的中间地带,亦是传统城乡经济模式升级换代的具体体现。比如最近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发出通知要求在2020年前建立上千个特色小镇,促进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折射出中央决策思路对城乡新经济模式的引导趋势。

还有就是借力于互联网的第三方农业专业服务公司发展处于爆发临界点。这个其实一直是中国农业从业人员的梦想。惟其如此,才能以最终的品牌化让中国农产品走向规模化和国际化。当前的许多“热钱”更愿意投入到娱乐游戏电影行业里面去,但部分敏锐的资本已关注到这一“蓝海”。

由此可见,一方面是农业长期积累的问题叠加,一方面是各种新鲜的现象蜂拥而出。农业互联网2.0就是在这个趋势下应运而生的。

腾讯财经:你觉得农业互联网2.0升级版,需要注意哪些核心问题?发展趋势和方向又是怎样的?

景岗:中国的农业互联网2.0时代必须扎根于中国国情,尤其是大农业之国情。农业互联网2.0不是唯硅谷论、唯行业论,而在于以互联网去打通和衔接第一二三各个产业。因为没有太多硅谷模式和先例可以copy,所以还是要走出自己特色的农业互联网模式来。

必须清醒地看到的是,中国农业面临综合性的难题和新趋势,具有长期性的和全局性的特点,必须通过有点有面的平台思维来结合,而互联网就是这种思维的完美工具和解决方案。通过互联网的平台作用,可以让信息高度对接和匹配;可以让农产品直接面对城市消费者;通过互联网的平台作用,把市场机制充分运用好,让用个人信誉担保产品品质的新农人和高质量农产品得到市场的关注和互联网流量;让新农人在农资和经营方式的高投入,得到相应的高回报;让城市消费者的消费升级趋势,变成新农人在农资的选择更绿色更安全的自觉行为,进而指挥农资需求的升级。

在中国推进农业互联网,必须坚持接地气的互联网能力当作为农业互联网2.0的主导思维,使得共享经济在农业互联网中大行其道。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约三亿农民实现城市化。新农人、新城乡经济结合模式应是互联网思维指导下的共享经济的沃土。做农业互联网,不能坐在中关村办公室和杭州的咖啡馆里,坐以论道,必须深深根植于土壤,了解所服务的农民和市民。如果从农民侧着手,要有很好的市场结合点,不能违背市场规律。做互联网扶贫项目的,要了解扶贫体系运作,了解农民心态和市场需求的差距,重点是要加上互联网运营能力。大包大揽,或者蜻蜓点水,不了解这一领域的痛点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产生新的困局。

互联网虽然不是万能的,但互联网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把市场机制用互联网信息对称的方式,一端三农从业人员,一端城市消费者,有机链接起来。让国家倡导的消费升级和供给侧改革方面,找到了一个可以落地,可执行的方案,让大家围绕市场机制指挥棒转,让重新构建农业行业规则的升级产品有了可能。

与中国供销集团董事长杨建平(左一)畅聊农业互联网发展方向

腾讯财经:社员网在农业互联网2.0时代,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或者说,能为2.0时代发挥什么作用?

景岗:社员网领先行业提出了农业互联网2.0 的概念,也是农业互联网弯道超车的践行者。

腾讯财经:有网友会问,社员网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用精炼的几句话来概括社员网,您会如何描述?

景岗:我们是全面服务农业大户的农业互联网生态平台。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的能力,推动农业大户生产出更多更好的绿色健康产品,并获得理想收益;从而使得城市里面的广大消费者们也能享用到更多更优质的绿色健康产品。

为绿色生态链的构建和发展,为大众消费涉农产品的健康和安全,社员网愿意投入其中。这,就是社员网所做的事情!

注:本文转载自腾讯财经,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50471号-1  |  Copyright © 2014-2015 sheyuan.com 社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