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摘帽后怎么干?中央作出的这个新部署意义重大
2020年04月07日 21时 wangyanhui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浙江考察时指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既要有城市现代化,也要有农业农村现代化。要在推动乡村全面振兴上下更大功夫,推动乡村经济、乡村法治、乡村文化、乡村治理、乡村生态、乡村党建全面强起来。此前,在3月6日召开的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他强调指出,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要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推动减贫战略和工作体系平稳转型,统筹纳入乡村振兴战略,建立长短结合、标本兼治的体制机制。
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这是总书记对于脱贫摘帽后的新部署,衔接的关键就在于要抓准问题,打通全面脱贫到乡村振兴的“任督二脉”。

1.jpg


1

高度重视乡村振兴人才缺乏问题


“空巢”是制约乡村发展的突出问题,“人气”不足、人才缺乏是乡村振兴面临的最大“瓶颈”,人才问题也是建设美丽乡村的根本性问题。

目前,乡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空巢”现象十分严重。有些贫困县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外务工。青壮年劳力尤其是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基本外出,留守在乡村的基本是老人、儿童和妇女。2019年,贫困人口中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有2729万。
农民工是乡村振兴的内生力量,是“造血”乡村的生力军。然而,大量农民外出务工导致建设乡村的本土人才严重不足,乡村缺乏发展内生动力、缺乏生活消费活力,将直接影响乡村经济的良性循环发展。长此下去,会严重影响乡村振兴的发展“后劲”。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农民工无法如期返城务工,同时由于城市经济生产正在慢慢恢复,一些用工岗位可能暂时缩减招人,因此,滞留在乡的农民工人数可能比往年有所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这部分人不“返贫”而是成为乡村振兴的有生力量,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新课题。


2

激发乡村内生动力,实施精准帮扶


针对脱贫摘帽后的突出问题和主要矛盾是“空巢”导致乡村振兴内生动力不足,我们在设计政策时,要遵照有利于激发欠发达地区和农村低收入人口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有利于实施精准帮扶两个原则,打通全面脱贫到乡村振兴的“任督二脉”。

首先是解决人的问题。要积极推进脱贫县、乡(镇)“以人为中心”的新型小城镇建设。
2019年全国城镇常住人口8.4843亿,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60.60%,已提前一年完成《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8-2020)》确立的到今年实现60%城镇化率的目标。从2015年到2019年,我国城镇化率提高的幅度逐渐放缓,提高的百分点分别为1.33、1.25、1.17、1.06和1.02。城镇化从量的发展步入到质的提高的新阶段。
目前,贫困地区的城镇化率并不高。为巩固脱贫成果、从根本上培育乡村内生发展动力,应以设计国家新一轮城镇化规划为契机,在充分考虑乡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特点特色的基础上,加快构建脱贫县、乡(镇)新型小城镇建设框架,积极推进脱贫县、乡(镇)城镇化发展。
第一,注重“小型”“以人为中心”。脱贫县、乡(镇)的城镇化不同于城市化,也不同于一般城镇化,需在“小型”“以人为中心”上下功夫。不能走“拆迁—建房—空置”的老路,应该重心前移,以“乡音”“乡情”为纽带逐步动员外出务工人员“还巢”,并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到家乡建设中来,让乡村重新焕发生机活力。
目前,全国有91.8万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干部在贫困村和软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这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但要使乡村获得长足发展,还要靠具有“乡音”“乡愁”的“本土”人才。外出务工人员长期在外打拼、见多识广、头脑灵活、经验丰富,又拥有一门或多门技术,有的还具有管理经验。如果引导“回流”,他们更能扎根乡村,长期致力于乡村振兴事业。
第二,注重“引凤还巢”。从数据上分析,乡村人才“回流”的内因正在形成,乡村正值“引凤还巢”的重要契机。2018年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比上年增长0.9%;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比上年增长0.5%。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就业比上年下降1.5%。在乡内就业增幅多于在乡外就业,不进城增幅高于进城增幅,说明新生代农民的进城意愿有所下降。
另外,在进城务工人员中,只有极少数在务工城市买房,但新生代农民工一般都会在户口所在地县镇购置房产。这为外出务工人才“回流”提供了客观条件和物质基础。因此,长远来看,在目前受疫情影响外出务工受阻的情况下,各地应顺势而为、出台政策,积极吸纳在疫情中表现突出的人才充实乡村建设队伍。
其次是优化“造血”机能,利用“互联网+”,拓宽产业、教育、旅游等发展。
(1)扶持电商产业,解决农产品“滞销”“卖难”问题
农畜牧产品“卖难”一直是影响农民增收的突出问题,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瓶颈问题。应结合外出农民工,特别是80、90后新生代农民工熟悉互联网、计算机应用的特点,发挥他们的人脉优势,大力扶持和推进乡村电商产业、拓展销售渠道,“借力发力”,连通乡村经济的“产业链”,搞活乡村生产、生活和消费市场。2018、2019年国家连续两年共举办十期农业农村电子商务专题培训班,共培训学员1031人。根据跟踪调查,其中466名学员2019年电商经营总额达17.7亿元,带动贫困户6.88万户。建议把外出农民工纳入培训范畴,增长专业技能,进一步吸引其返乡创业就业。
(2)开展线上教育,缓解“上学不便”问题
乡村文化振兴的关键在于立德树人,立德树人的基础是发展乡村教育。乡村教育包括两部分,一是针对留守儿童的义务教育和幼儿教育;二是针对提升农民素质的继续教育和成人教育。另外包括两个层次,一是以促进农业生产为目的的技能教育,二是培育农民文化品位的素质教育。当前应着重关注留守儿童的义务教育和新型职业农民的技能教育。
贫困地区教育的一个突出问题是交通不便。比如,有媒体报道,为了上幼儿园,云南文山州西畴县一对父女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打着手电上学。目前,深度贫困地区贫困村通宽带比例已经达到98%,在这种情况下,乡村完全有条件发展适宜乡村特色的线上教育。
(3)开展网上直播,积极推行“云”游乡村
大多数贫困地区自然人文景观和旅游资源富集。除了推进传统“现场”旅游之外,要充分运用“非接触式经济”形态优势,运用网上直播平台,大力发展乡村“云”旅游业。特别是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的“三区三州”更是如此。一方面充分调动外出农民工积极性参与宣传,另一方面动员大型直播平台参与设计,形成与传统旅游互为补充、互相映衬,“两条腿走路”的格局。
(作者为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图书馆副馆长、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